沐又

平平无奇的综艺爱好者

《松田警官想要自救》观影体(四)

https://cangbuyu.lofter.com/post/1eec0e1b_2b583ce51←第三张链接

前情提要

*观影众人为红方所有主警校组(班长戏份较少)以及黑羽快斗工藤新一等人(因为本质会是一个片沙雕上的观影体,所以我想象不到大家在嘻嘻哈哈的时刻,酒厂的众人会发生什么反应)

*人物时间点为组织已覆灭,工藤新一已经从江户川柯南变回原样

*本人写作的目的是想要警校组知道马自达为了让他们活下去,做了多少以及一些马自达突然做出的事情的解答

*因为这篇文章的观影体太少的自嗨之作,如果不喜欢,可以离开,请不要骂本人。欢迎一些有礼貌的建议。会ooc因为本人第一次写这个会抓不住人物,抱歉!!!

如果这些可以的话,一起来看一下吧!

以下正文


【镜头转移到了警视厅内,说目暮警官站在会议厅前,旁边站着为众人熟悉头发卷曲,脸带墨镜的警官。


“诶,各位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呢,就是从今天起被分配到搜查一课暴力犯罪组,跟大家做同事的松田阵平,他一直到去年为止,都在警备补机动小组工作,这算是蛮特别的啦。”


话音刚落,只见松田阵平笑了笑说道“你别取笑我了警官,我又不是从乡下到城里来念书的转学生,要是不让我自我介绍,哪有什么意思啊?”


“其实呢,到这也不是属于我的自愿,我也是莫可奈何的调过来的。”


众警官都没有说话欢迎,而是面无表情的盯着松田阵平。


目暮警官环顾四周,突然看向佐藤,“佐藤警官,我看你就负责带着他认识认识环境吧!”


“啊?”佐藤指了指自己“你要我带他啊?”


“唉,干嘛做这种反应啊?”目暮警官悄声对佐藤警官说道,“还不是因为之前有点事情,上级才会直接把他交给我亲自照顾,你就废精神照顾一下他吧!”目暮警官笑了笑。


“好吧!”佐藤看看目暮警官叹了口气,说道。


松田阵平并没有理会自己的归属问题,他打了个哈气,靠墙站着。】


“这是小阵平在那时第一次进入搜查一科吧,”萩原研二笑了笑,“不愧是小阵平呢,这一开口就能把人气的半死的能力,一点也没变呢。”


“这是……松田警官吗?为什么我没有一点印象。”佐藤美和子愣了一下,努力回想,却想不起任何和影片一样的画面。


“这个就当作另一个世界吧,毕竟上个影片说萩死了,但不也是好好坐在这嘛?”松田阵平回复道。


“不过这应该是萩原死去后的事吧,毕竟松田整个人气质的变化感觉丧了很多。”诸伏景光说道。


“有那么明显吗,这个是四年后的事了。”松田阵平说道。萩原研二伸出手拉住松田阵平,松田阵平愣了一下,把手回握过去。


【只见镜头一转,转移到佐藤的车上。

“你刚才是什么意思?”佐藤问道“哪有人那样问案的?依你那种一种粗鲁的方式问话,谁都不会知道的告诉你的。”


松田阵平叼着烟,并没有理会佐藤的问话,而是拿着手机发着简讯。


“真是,到这里都已经六天了,我就请你稍微听听我的建议吧。”佐藤美和子愣看了看松田阵平。


“打简讯啊,打的真快。”


“嗯,我这个人呢,唯一的长处就是手指头灵活。”


“应该不会是他给女朋友的吧?”


“不是,其实这封简信就算寄了,也根本收不到,因为他在四年前就已经被炸死了。”


“啊?”】



“萩原警官真的已经去世四年了啊,那松田警官……”工藤新一小声的说道。


“松田警官一定很难过。”毛利兰想道自己等待工藤新一的失望,又想到萩原警官已经去世,“松田警官一定很绝望吧。”


“松田应该是以简讯的方式一直来纪念萩原吧。”降谷零说道,“还记得萩原去世前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吗?”


“我要是死了,你可要替我报仇。”诸伏景光想了想接了下来。


“没错,如果按照电影的套路,那这次,松田应该是在给萩原报仇吧。”降谷零继续说道。


“继续看吧一会就会出现答案”本想解释的松田阵平确发现自己无法说出相关的话,没有办法,只好说道。


【画面再次闪过,却再次来到了警示厅内,只见松田阵平拿着报纸,佐藤生气地看着他。


“你不去,”佐藤生气的拍了拍桌子“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我不去,而是我一定要在这里等传真,不过是派出所送了一个有嫌疑的老头来,我想你们应该应付得了吧。”


“话不能这么说!”佐藤生气的喊道,只不过话还未说完,松田阵平就打断了她。


“我都听说了,每年的一月六号,总局就会收到那玩意不是吗?”】


“什么!”目暮警官喊到,“传送到总局?现在的犯人都这么嚣张了吗,可恶。”


“这会是什么?”工藤新一不动声色的想到,“炸弹吗,不,不应该如果是炸弹那所有的警官就不能安静的谈论这件事,那是什么,每年收到,犯人还不会被发现,难道是……”


“是传真吧!”工藤新一想明白后大声喊道。


“啊,没错,就是传真。”松田阵平回答道。


【佐藤听见松田阵平的话冷静下来回复道“嗯,从三年前开始,总局每到这天,就会收到一张传真,上面写着大大的阿拉伯数字,纯粹只是恶作剧罢了。”


“三年前是3,两年前是2,一年前则是1,”松田阵平正色道,“依据我的推断,这一定是哪个爆破狂在倒数,他选择采取行动一定会选择在今天。”


“哦?”还未等佐藤有什么反应就听见另一边的白鸟警官说道。


“警官今年又收到一封怪传真了。”


“哦,又只写了一个数字,是不是啊?”目暮警官不以为然的说道,“那今年传来的到底是什么数字呢?”


“不是耶这次写的是一段警告。

我们是一群圆桌武士

所有愚蠢又狡猾的警察注意了

在今天的正午与十四点

我们将以战友的项上人头

作为点燃庆祝的火花

有本事的吧

就尽管来阻止我们

我们将空下七十二号座位

恭候你们的大驾”】


“所以说这根本不是恶作剧,就是对警察的一次挑衅。”降谷零激动的说。


“嗯,没错,而且按照影片给出的信息,这个歹徒很有可能与萩原的死有关,甚至与松田也有关。”诸伏景光说道。


“可恶,这个歹徒,一定要将他绳之以法,太猖狂了。”铃木园子听到了诸伏景光和降谷零的讨论,本就对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有好感的她瞬间怒火中烧。


“这个邀请函,”工藤新一说道,“地点应该是在杯户商场的摩天轮吧。”


黑羽快斗接话道“毕竟除了那里应该没有72号座位了,对叭大侦探。”


工藤新一瞪着死鱼眼回道“啊,不过我想松田哥哥应该也知道了。”


没想到这一章会拖这么久,本来以为很快就会完事儿,结果现在草稿箱里的关于这张的存稿,就已经是上一张的3倍多了,先发出来上表示自己活着,然后下的话,明天后天应该能发出来。

然后说一下拖更这么长时间的原因,因为我开文的时候是网课,所以说那会儿还是很有自信能更新的,结果我这个城市因为一些传言,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开学了。然后现在我的作息是早上五点起床,然后11:20多我能到家,然后洗洗漱,我能让自己最晚熬到一点半左右,但是到一点半,其中有时间是需要背一些单词或者课文什么的,所以说不能完全的用于更新。一直以来没这么详细的解释,是因为我觉得什么都不发叫直接请假,对于对于读者来说,都是挺不尊重的,然后就说一下这个事情。最后就是感谢大家的期待,有这么多人催更什么的,我还是挺感动的,谢谢大家了。

今天彩蛋里没有东西,大家可以不投粮票哦。

但还是求评论求红心蓝手谢谢(*°∀°)=3

高三生们,高考加油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50)

热度(614)

  1. 共8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