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又

平平无奇的综艺爱好者

《松田警官想要自救》观影体(四)

https://cangbuyu.lofter.com/post/1eec0e1b_2b583ce51←第三张链接

前情提要

*观影众人为红方所有主警校组(班长戏份较少)以及黑羽快斗工藤新一等人(因为本质会是一个片沙雕上的观影体,所以我想象不到大家在嘻嘻哈哈的时刻,酒厂的众人会发生什么反应)

*人物时间点为组织已覆灭,工藤新一已经从江户川柯南变回原样

*本人写作的目的是想要警校组知道马自达为了让他们活下去,做了多少以及一些马自达突然做出的事情的解答

*因为这篇文章的观影体太少的自嗨之作,如果不喜欢,可以离开,请不要骂本人。欢迎一些有礼貌的建议。会ooc因为本人第一次写这个会抓不住人物,抱歉!!!

如果这些可以的话,一起来看一下吧!

以下正文


【镜头转移到了警视厅内,说目暮警官站在会议厅前,旁边站着为众人熟悉头发卷曲,脸带墨镜的警官。


“诶,各位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呢,就是从今天起被分配到搜查一课暴力犯罪组,跟大家做同事的松田阵平,他一直到去年为止,都在警备补机动小组工作,这算是蛮特别的啦。”


话音刚落,只见松田阵平笑了笑说道“你别取笑我了警官,我又不是从乡下到城里来念书的转学生,要是不让我自我介绍,哪有什么意思啊?”


“其实呢,到这也不是属于我的自愿,我也是莫可奈何的调过来的。”


众警官都没有说话欢迎,而是面无表情的盯着松田阵平。


目暮警官环顾四周,突然看向佐藤,“佐藤警官,我看你就负责带着他认识认识环境吧!”


“啊?”佐藤指了指自己“你要我带他啊?”


“唉,干嘛做这种反应啊?”目暮警官悄声对佐藤警官说道,“还不是因为之前有点事情,上级才会直接把他交给我亲自照顾,你就废精神照顾一下他吧!”目暮警官笑了笑。


“好吧!”佐藤看看目暮警官叹了口气,说道。


松田阵平并没有理会自己的归属问题,他打了个哈气,靠墙站着。】


“这是小阵平在那时第一次进入搜查一科吧,”萩原研二笑了笑,“不愧是小阵平呢,这一开口就能把人气的半死的能力,一点也没变呢。”


“这是……松田警官吗?为什么我没有一点印象。”佐藤美和子愣了一下,努力回想,却想不起任何和影片一样的画面。


“这个就当作另一个世界吧,毕竟上个影片说萩死了,但不也是好好坐在这嘛?”松田阵平回复道。


“不过这应该是萩原死去后的事吧,毕竟松田整个人气质的变化感觉丧了很多。”诸伏景光说道。


“有那么明显吗,这个是四年后的事了。”松田阵平说道。萩原研二伸出手拉住松田阵平,松田阵平愣了一下,把手回握过去。


【只见镜头一转,转移到佐藤的车上。

“你刚才是什么意思?”佐藤问道“哪有人那样问案的?依你那种一种粗鲁的方式问话,谁都不会知道的告诉你的。”


松田阵平叼着烟,并没有理会佐藤的问话,而是拿着手机发着简讯。


“真是,到这里都已经六天了,我就请你稍微听听我的建议吧。”佐藤美和子愣看了看松田阵平。


“打简讯啊,打的真快。”


“嗯,我这个人呢,唯一的长处就是手指头灵活。”


“应该不会是他给女朋友的吧?”


“不是,其实这封简信就算寄了,也根本收不到,因为他在四年前就已经被炸死了。”


“啊?”】



“萩原警官真的已经去世四年了啊,那松田警官……”工藤新一小声的说道。


“松田警官一定很难过。”毛利兰想道自己等待工藤新一的失望,又想到萩原警官已经去世,“松田警官一定很绝望吧。”


“松田应该是以简讯的方式一直来纪念萩原吧。”降谷零说道,“还记得萩原去世前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吗?”


“我要是死了,你可要替我报仇。”诸伏景光想了想接了下来。


“没错,如果按照电影的套路,那这次,松田应该是在给萩原报仇吧。”降谷零继续说道。


“继续看吧一会就会出现答案”本想解释的松田阵平确发现自己无法说出相关的话,没有办法,只好说道。


【画面再次闪过,却再次来到了警示厅内,只见松田阵平拿着报纸,佐藤生气地看着他。


“你不去,”佐藤生气的拍了拍桌子“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我不去,而是我一定要在这里等传真,不过是派出所送了一个有嫌疑的老头来,我想你们应该应付得了吧。”


“话不能这么说!”佐藤生气的喊道,只不过话还未说完,松田阵平就打断了她。


“我都听说了,每年的一月六号,总局就会收到那玩意不是吗?”】


“什么!”目暮警官喊到,“传送到总局?现在的犯人都这么嚣张了吗,可恶。”


“这会是什么?”工藤新一不动声色的想到,“炸弹吗,不,不应该如果是炸弹那所有的警官就不能安静的谈论这件事,那是什么,每年收到,犯人还不会被发现,难道是……”


“是传真吧!”工藤新一想明白后大声喊道。


“啊,没错,就是传真。”松田阵平回答道。


【佐藤听见松田阵平的话冷静下来回复道“嗯,从三年前开始,总局每到这天,就会收到一张传真,上面写着大大的阿拉伯数字,纯粹只是恶作剧罢了。”


“三年前是3,两年前是2,一年前则是1,”松田阵平正色道,“依据我的推断,这一定是哪个爆破狂在倒数,他选择采取行动一定会选择在今天。”


“哦?”还未等佐藤有什么反应就听见另一边的白鸟警官说道。


“警官今年又收到一封怪传真了。”


“哦,又只写了一个数字,是不是啊?”目暮警官不以为然的说道,“那今年传来的到底是什么数字呢?”


“不是耶这次写的是一段警告。

我们是一群圆桌武士

所有愚蠢又狡猾的警察注意了

在今天的正午与十四点

我们将以战友的项上人头

作为点燃庆祝的火花

有本事的吧

就尽管来阻止我们

我们将空下七十二号座位

恭候你们的大驾”】


“所以说这根本不是恶作剧,就是对警察的一次挑衅。”降谷零激动的说。


“嗯,没错,而且按照影片给出的信息,这个歹徒很有可能与萩原的死有关,甚至与松田也有关。”诸伏景光说道。


“可恶,这个歹徒,一定要将他绳之以法,太猖狂了。”铃木园子听到了诸伏景光和降谷零的讨论,本就对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有好感的她瞬间怒火中烧。


“这个邀请函,”工藤新一说道,“地点应该是在杯户商场的摩天轮吧。”


黑羽快斗接话道“毕竟除了那里应该没有72号座位了,对叭大侦探。”


工藤新一瞪着死鱼眼回道“啊,不过我想松田哥哥应该也知道了。”


没想到这一章会拖这么久,本来以为很快就会完事儿,结果现在草稿箱里的关于这张的存稿,就已经是上一张的3倍多了,先发出来上表示自己活着,然后下的话,明天后天应该能发出来。

然后说一下拖更这么长时间的原因,因为我开文的时候是网课,所以说那会儿还是很有自信能更新的,结果我这个城市因为一些传言,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开学了。然后现在我的作息是早上五点起床,然后11:20多我能到家,然后洗洗漱,我能让自己最晚熬到一点半左右,但是到一点半,其中有时间是需要背一些单词或者课文什么的,所以说不能完全的用于更新。一直以来没这么详细的解释,是因为我觉得什么都不发叫直接请假,对于对于读者来说,都是挺不尊重的,然后就说一下这个事情。最后就是感谢大家的期待,有这么多人催更什么的,我还是挺感动的,谢谢大家了。

今天彩蛋里没有东西,大家可以不投粮票哦。

但还是求评论求红心蓝手谢谢(*°∀°)=3

高三生们,高考加油啊啊啊啊啊啊!

《松田警官想要自救》观影体(三)

https://cangbuyu.lofter.com/post/1eec0e1b_2b56a2583←第二章链接

前情提要

*观影众人为红方所有主警校组(班长戏份较少)以及黑羽快斗工藤新一等人(因为本质会是一个片沙雕上的观影体,所以我想象不到大家在嘻嘻哈哈的时刻,酒厂的众人会发生什么反应)

*人物时间点为组织已覆灭,工藤新一已经从江户川柯南变回原样

*本人写作的目的是想要警校组知道马自达为了让他们活下去,做了多少以及一些马自达突然做出的事情的解答

*因为这篇文章的观影体太少的自嗨之作,如果不喜欢,可以离开,请不要骂本人。欢迎一些有礼貌的建议。会ooc因为本人第一次写这个会抓不住人物,抱歉!!!

如果这些可以的话,一起来看一下吧!

以下正文↓


【“先把感光引爆装置换成电光管,再把水银泵柱接到白色管线,然后看液晶显示荧幕”,萩原研二神色轻松,突然电话铃声响起,他拿出电话说道,“喂?松田啊,什么事啊?”

 

“搞什么?你还在上面磨蹭什么东西啊?快点,把那玩意解体就行了。”此时的松田阵平刚从另一个炸弹点回来,本以为萩原研二应拆完弹,却发现萩原研二还在楼上。

 

“拜托,不要大呼小叫的可不可以啊。定时器已经挺住了,你那边解决了没有?”萩原研二看了看面前的炸弹,不以为然的说道。】

 

“这个就是松田说的上辈子吗?”伊达航问道。

 

“啊。”

 

“那一去不复返的警官是指……”工藤新一问道。

 

“应该是指萩吧”松田阵平说道,萩原研二把手搭在松田阵平的肩膀小声说道“小阵平,不要相信影片,我现在在呢。”

 

【“嗯,我打开以后才发现那只是个很简单的装置,像那种炸弹啊,”松田阵平还未说完,就听见萩原研二说道“只需要三分钟的时间就很够了,对不对?”

 

“哼,你那边怎么样啊?”

 

“要在三分钟里解决这个玩意儿,好像不太可能哦,组装的原理虽然很简单,不过里面的馅阱确很多,依我看,歹徒的重点恐怕是放在这里。”】

 

“你这个家伙,记得穿防护服。”松田阵平侧过身去,抡起拳头,砸了萩原研二一下。

 

萩原研二没有躲开而是硬生生的接了下来,他并没有维持之前微笑的样子,反而郑重的看着松田阵平说道“小阵平,相信我,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听了萩原研二的话,松田阵平不禁有些担心“这都是其次,你现在应该穿着防护衣吧?”

 

“哈哈哈哈,穿那玩意热死了,我才不想穿呢。”

 

“你这个家伙,不想活了啊。”

 

“我要是死了,你可要替我报仇。”

 

“我生气喽。”

 

“跟你开个玩笑而已。”萩原研二笑道,“我怎么可能出这种纰漏。”】

 

“你知道的,我那是在开玩笑的。”萩原研二拍了拍松田阵平。

 

“啊,我知道,”松田阵平笑了笑,“为你报仇,是我心甘情愿做的。”

 

萩原研二没回话,仔细看却可以发现耳后有一摸红色。

 

“所以说,萩原这个家伙真的没有穿防爆服喽。”明明是个问句,却被诸伏景光说成了肯定句。

 

[检测到有暴力行为即将出现,请诸伏景光,降谷零,松田阵平,伊达航,萩原研二进入房间]

 

“走吧萩原,让我们好好谈 一 谈。”降谷零说道。

 

萩原研二苦笑了一下,也没有拒绝,“走吧。”

 

“萩原警官应该没事吧。”毛利兰有些担心的说道。

 

“不用担心,松田哥哥他们心里会有数的。”工藤新一在旁边安慰道。

 

不一会,松田阵平等人从房间走了出来,萩原研二外表看不出来,却一瘸一拐的走着。

 

【“不管怎样,你把它拆除之后就快点下来,”松田阵平着急的说道“这次还是一样,先到老地方等你哦”

 

“好耶,有你这么迷人的诱惑,全身的动力就来了。”

 

突然应暂停的炸弹,数字却突然动了起来。

 

[00:05]

 

[00:04]

 

“注意,大家快逃!!!”萩原研二发现事情不对“快跑啊!”

 

“啊?”周围警官还没来得及反应,

 

“定时器又开始跳了!”萩原研二大喊道。

 

“研二,喂,研二,”松田阵平脸上难得出现了惊慌的神情,“喂,研二?”

 

手机摔落到地上,所有警官都向外跑去。

 

“轰”

 

大楼炸开。】

 

“所以说,这就是萩原警官去世的原因。”工藤新一说道。

 

“这就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吗,”降谷零说道,“这样看来虽然这么说不是很好,但是松田和萩原打的真好啊,我现在都后悔没有补上几拳了。”

 

“啊,果然当时松田打的还是太轻了。”诸伏景光说道。

 

“没关系了,你们看萩现在不是好好的在这吗,而且那个炸弹犯我们已经给他绳之以法了。”松田阵平说道。

 

“真不愧是松田啊,真像是松田能说出来的话。”伊达航说道。

 

松田阵平没有理解,回头看了看,却没有人给松田阵平进行解释。

 

“毕竟小阵平就是这样的人吧,把爱恨表现在脸上,意外的单纯呢。”萩原研二想着,默默的笑了。

 

“影片是结束了吗?”铃木园子问道,“为什么还不变回原来影片的样子啊。”

 

[三年后]

“所以说影片还是没有结束吗?”黑羽快斗说道,“这么看来,下一个警官应该是……松田哥哥!!!”

 

“什么?松田警官?”


“难道,松田你也……?”降谷零震惊的说道。


这么长时间没更文非常抱歉,我不知道这个文会写多久,我写的内容也越来越少,最近在一轮复习,可以说比较忙,很感谢大家这么喜欢,我也不想辜负大家,这篇一章的原文也是我看的原动画自己写的,比之前的看原文难写不少,所以说晚了这么久,不好意思,这两张过去写的会快些。所以我先把萩原研二的放出来,松田阵平在下一章。

彩蛋是在屋里警校组发生了什么,希望大家喜欢。

最后求红心蓝手评论,您的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爱你们(ɔˆ ³(ˆ⌣ˆc)

《松田警官想要自救》观影体(二)

 https://cangbuyu.lofter.com/post/1eec0e1b_2b5663857←第一章链接

前情提要

*观影众人为红方所有主警校组(班长戏份较少)以及黑羽快斗工藤新一等人(因为本质会是一个片沙雕上的观影体,所以我想象不到大家在嘻嘻哈哈的时刻,酒厂的众人会发生什么反应)

*人物时间点为组织已覆灭,工藤新一已经从江户川柯南变回原样

*本人写作的目的是想要警校组知道马自达为了让他们活下去,做了多少以及一些马自达突然做出的事情的解答

*因为这篇文章的观影体太少的自嗨之作,如果不喜欢,可以离开,请不要骂本人。欢迎一些有礼貌的建议。会ooc因为本人第一次写这个会抓不住人物,抱歉!!!

如果这些可以的话,一起来看一下吧!

以下正文↓


 除了一小部分知情者憋笑外,大部分的人还处在松田阵平可以暴打警视总监的震惊。

这时,只见屏幕又出现了新的字摇摇车炸弹事件


【松田阵平看完了弹幕上一半屏蔽一半哈哈哈的评价,目光默默放在了自家这位金发的同期生身上,自然加了一句:“说起来刚才那个圣诞摇摇车,你们有注意到吗,那个圣诞老人的造型竟然是黑色的皮肤。”

“注意到了,应该是没涂色好?”伊达航顺势接口。

诸伏景光倒是轻笑了一声:“其实有点像zero。”

降谷零一脸迷惑:“哪里像我了?”

……

【愿望:救命,好想看降谷零坐那个圣诞摇摇车!!!】

松田阵平满意地勾了勾嘴角--很好,今天的目标有了。】


“松田!!!你迫害我的原因就是这个!!!”降谷零喊到,可能因为害羞,肤色竟不明显的透出红色。


“你浪了五条命。”松田阵平看了降谷零一眼,说道。


“……”降谷零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算了,我也不能让它不放。”


“还有研二你和松田配合的挺好啊,还有hiro这个哪里像我了!”


“好啦,毕竟颜色相近嘛,来继续看吧。”诸伏景光熟练的给降谷零顺了顺毛。


【那么就在有限的时间内迫害、啊,我是说,要多和同期好好交流。松田阵平看着降谷零略显不满的表情,扫了一眼自家幼驯染。

萩原研二比了个wink,立刻抱住了降谷零的左边手臂,在降谷零没有反应过来的当下,松田阵平也跟上控制住了右边!

……

降谷零一点也不想坐在那个一看就很幼稚的摇摇车上!他的平衡强行被两个混蛋打乱,幼驯染的默契不是瞎说的--哪怕降谷零有了什么举动,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都能第一时间发现并且配合对方阻止。】


“还有班长!你居然帮着hiro!”

“哈哈哈哈哈不是很有趣嘛!”班长拉着娜塔莉笑着说。

“班长不要装傻啊喂!”


“突然感觉安室,不降谷先生一点没有之前的恐怖了呢。”工藤新一瞪着死鱼眼说道。


“甚至还有些可怜呢,这位降谷警官。”灰原哀在旁边说着。


组织覆灭后,宫野志保也随之制出APTX-4869的解药,不过她并没有选择吃下,而是决定和少年侦探团一起成长。


【但是强行把降谷零拉到了摇摇车,松田阵平正想强行把人塞上去的时候,他的眼神突然有了一定变化。

另外四人也轻易注意到了这一点,降谷零的挣扎都小了一分。

……

看起来只是一个无辜受到牵连的普通人呢。诸伏景光在店主毫无防备低下头的时候,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松田哥哥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那个摇摇车有问题吗?不对那和店主有什么关系,看起来店主不知道摇摇车的问题。”工藤新一沉思道“可恶,消息不足,没办法推理。”


“恐怕是店主被威胁了吧,”赤井秀一说道,“店主虽然表现的很不知情,但是仔细看还是比较害怕的。”


赤井秀一一开口,降谷零就瞪了过来,果然他对在他的国家乱晃的FBI起不了好感。赤井秀一回过头看了回去,两人都没说话。


“zero你看下面就是要拆弹了吧。”诸伏景光发现氛围不对把降谷零叫住了,虽然他对FBI没有好感,但是在这种陌生的地方争吵,不是什么明智之选。


【而门口的降谷零已经即将被二人组强行带上摇摇车了,降谷零大声抱怨道:“喂!你们倒是松开我啊!!”

……

“不愧是你啊,诸伏!”松田阵平赞叹道。】


“松田警官他们好帅。怎么看出来的!”铃木园子激动的差点蹦了起来。


“园子,大家都在呢,不过松田警官们真的好厉害,配合的好默契啊。”毛利兰拉住铃木园子说道。


“这下就清楚了,原来是这样,不过松田哥哥他们真的很厉害。下一次我决定要推理出来。”工藤新一说道。


“这几个家伙配合的还挺默契的,不愧是他们啊。”鬼冢八藏感慨道,“这几个家伙,一点也没变啊。”


【松田阵平更习惯专注于去做一件事,在低头拆弹的时候,他自然没有去关注弹幕上的发言。

一直到拆弹结束,和同期们交流时,松田阵平瞥了眼弹幕,眼里才带了点惊讶。

……

萩原研二尴尬地笑了一下,拿出手机一看:“哦,是联谊的女同学们,我去解释一下。”】


“这样看来,有直播间对于松田来说是件好事呢。”伊达航说道。


“而且直播间观众很喜欢松田呢,如果之后都是这样的话,那愿望还是比较容易完成的。”诸伏景光笑着说。


“你们几个保护好自己就行,也不知道你们废了多少条命。”松田阵平道


“小阵平为了愿力付出了不少呢。”萩原研二把手搭在松田阵平肩上说道。


“不过当时萩原还是那么受女生欢迎呢。”降谷零说道。


“小降谷现在不是也可以了嘛。”萩原研二对降谷零眨了眨眼,“小降谷现在的社交也很厉害哦。”


【等萩原研二打完电话回来之后,原本紧绷的气氛也总算好了一些。

“不过,对方也不一定现在会立刻出手吧?

……

上辈子的时候……有过类似的案件吗?还是这个店主就没有报警?

……

在四年前,在他们毕业之后进入爆处组,进行那次拆弹任务的时候,犯人要求警方准备10亿,将炸.弹放在了两栋建筑物之中。

也是那个犯人,导致了萩原研二的死亡。】


“什么!萩原研二的死亡!松田这是怎么回事?”萩原千速不自主的喊道。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全都愣住了


“松田,萩原这是怎么回事?”诸伏景光一边安抚着降谷零一边问道,虽然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但声音还是不自觉的颤抖。


“松田,这里所说的上辈子是怎么回事,与萩原的死亡有关吗。”伊达航问道。


其他人虽都表示震惊,甚至带着不可置信,但观看了之前的影片,经过了当事人的确认,让人不禁相信影片中的是真的。


“好了,当事人在这呢,我还活的不是好好的吗,大家问小阵平干什么。”萩原研二起身,身体微侧,试图挡住其他人看松田阵平的目光。


“没事,”松田阵平也起身,他并没有推开萩原研二,只是向前一步,走到和萩原研二并排的位置,“我讲一下---”


还未说完,整个系统突然发出来警报,


“注意到观影内容有所缺失,现在插播影片一去不返的警官

就到这啦,晚安各位,写着写着就想让大家看原著向的死亡剧情了,然后如果再写感觉有亿点点多,就先把这个发出来,感觉死亡剧情单独一章比较好。就这样啦,求个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爱你们呦

跟大家说一下我的更新时间我应该可以一周三更,因为毕竟是高二嘛日更是做不到啦,三更应该是可以完成的,如果可以我也会努力加更哒

彩蛋是松田田拥抱研二的观影,因为如果全写的话整个观影节奏会特别的拖,就把这些与事件(活动)无关的很喜欢的部分放到了彩蛋里面,如果喜欢的可以来看看~带原文1k+,个人感觉比上一张好多了~( ̄▽ ̄~)~

《松田警官想要自救》观影体(一)

前情提要

*观影众人为红方所有主警校组(班长戏份较少)以及黑羽快斗工藤新一鬼塚教官等人(因为本质会是一个片沙雕上的观影体,所以我想象不到大家在嘻嘻哈哈的时刻,酒厂的众人会发生什么反应)

*人物时间点为组织已覆灭,工藤新一已经从江户川柯南变回原样

*本人写作的目的是想要警校组知道马自达为了让他们活下去,做了多少以及一些马自达突然做出的事情的解答

*因为这篇文章的观影体太少的自嗨之作,如果不喜欢,可以离开,请不要骂本人。欢迎一些有礼貌的建议。会ooc因为本人第一次写这个会抓不住人物,抱歉!!!

如果这些可以的话,一起来看一下吧!


“小阵平,快起来。”萩原研二醒过来,突然发现所处的地点不为家中,而是处在一个空白的空间。说是空白的空间,却有些奇怪,整个空间的前方被一块块巨大的屏幕所笼罩,而屏幕前面正摆放着几排椅子而自己正坐在这其中。


萩原研二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的身旁坐的正是松田阵平,右手边则是诸伏景光,诸伏景光的旁边坐着降谷零。不远处,班长伊达航和女友娜塔莉正坐在一起。在另一边黑羽快斗和中森青子也坐在一块儿,斜前方还有江户川柯南和毛利兰。哦不,现在应该叫工藤新一了。


萩原研二还没看完,就听见身旁有了动静,只见松田阵平醒了过来。松田阵平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听见前方的大屏幕突然传来了声响。“你们好,欢迎来到4869系统的空间,这里将让你们看见一些事情的原因,以及世界本来的走向。”


“世界的走向?”众人还没来得及慌乱完,就听见空间的话。一时间,处在云里雾里当中。“那你要我们做些什么吗?为什么非要说我们在这里呢?”工藤新一问道。“具体情况你们需要根据影片来得到解答,”只听见系统说道。“接下来说一下所属空间的要求。”


“第一,在未看完所有影像前,所有人都不得离开。

第二,如有需求,可在脑海中提出空间,会自动给予服务。

第三,在看影像的过程中,所有人不得打架。

要求如上,现在影片开始播放。”


萩原研二转身靠近松田阵平询问道“小阵平,直播还能开启吗?”松田阵平摇摇头,说道“进来时我试了一下,整个直播间消失了,接下来再看一看,或许一会儿会出现吧,有可能是这个空间的影响。”突然,松田阵平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对,那个直播间在找到我的时候,他说他的工号为4869。”


“呲----”,在屏幕发出声响后,上面浮现了几个字直播间的出现。


【工号4869系统为您服务!

您已与系统签订契约,须满足下列条款!

1.必须遵从等价交换守则

2.不许对系统造成任何伤害,其中包含试探或威胁等。

3.不得将系统的存在告知任何非契约者。

以上条款对系统同样具有约定效力。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了,但是看到这样不科学的存在松田阵平还是稍稍反映了一下

……

直到现在,松田阵平才想起来要分析自己到底和是一个什么东西绑定在了一起。】


“这是,系统?” 整个空间的人们都不自觉的把视线看向了松田阵平,“啊”松田阵平张了张嘴,好像在说些什么却没办法听见。


“小阵平应该是被系统要求禁止说出来吧。大家还是继续往下看比较好哦。”萩原研二说道。


“不过,松田你这家伙心是真大啊,”降谷零说道“这种东西在身边你居然同意他绑定。不过看你现在好好的应该对你是没什么危险了。”


【直播这个词汇,对于警察来说,松田阵平的第一反应就是罪犯直播犯罪但是这个系统似乎并不是这样的存在,作为拆卸达人,松田阵平对于解剖事物的本质有着强烈的兴趣。

可惜约定的最开始就有一点--是不能伤害系统。松田阵平不得不遗憾地咂舌,哪怕他不觉得拆东西会是一种伤害。

……

系统只能看,不能拆。"于是松田阵平的目光放在了上面的功能键上,简单看了一眼规则那边的条款,确定没有什么自爆按钮什么的东西,就放飞自我开始以自己的习惯去摸索系统所有的功能了。】


“话说不愧是小阵平,拿到手里的第一反应居然是不能拆。”荻原研二道。


“不过阵平哥还是要小心一点啊,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居然看了没有自爆按钮就敢摸索所有功能,还说我危险呢,阵平哥明明也很危险啊”黑羽快斗抱怨道,与其说抱怨倒不如说是在担心,很显然松田阵平也注意到了,可能是系统发觉了他的想法,松田阵平竟被突然移到了黑羽快斗的旁边。


松田阵平拍了拍黑羽快斗的头“小朋友要相信大人,我会没事的。”黑羽快斗瞪大了眼睛,缓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松田阵平就被移到了原位。


【然后在屏幕之中点了一下,一个出现了问号的消息框出现在了松田阵平的视角里。

???:【?】

???:【是新人吗?】

???:【稍等一下。】

之后,不知道对面做了什么操作,原本的问号变成了一个一看就不是真名的代号。

【s级契约者彭格列对您发出好友邀请,是否接受。】

松田阵平盘着腿坐在自己宿舍的床上,伸手点击了一下同意。

一个挂着鲔鱼--俗称金枪鱼的头像被点亮了。

……

彭格列:【虽然不会造成多大伤害,但是大概率会……嗯,造成的结果让您在生活中的名声有一定受损?】

还没有接受未来那种过高科技和文化潮流的松田阵平,暂时还不清楚有个词汇叫做“社会性死亡”,也就是众所周知的社死。

感知到了对面的善意,松田阵平也没有去追究之前微妙的反应,而是将自己的名字和头像更改了一下。】



“看来松田遇到好人了。”诸伏景光微笑道。


“确实,在刚开始彭格列帮了我不少忙。”松田阵平道。


“不过话说,名声受损是怎么回事,还是对松田哥哥有影响吗?”工藤新一说道。“而且那个名叫彭格列的人对警察反应也不像正常人一样,松田哥哥会不会有危险。而且这个名字……”


“啊,他是个黑手党,不过人还是挺不错的。不用担心,我选他也不是随机的,毕竟这个名字怎样都会是有所耳闻的吧。我问过他了已经承认了。”松田阵平笑了笑,环顾了四周,发现周围人都用着担忧的眼光看着他,“不用担心,我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吗,这都是回去的事了。”


“那声誉影响是怎么回事?”萩原研二突然神色严肃了起来,问道。


“啊这个,对我来讲没有太大的影响。可能对那位彭格列的影响比较大吧。”松田阵平笑了笑“而且研二你不是见过魔女小姐们了嘛,他们的愿望还是很可爱的不是吗?”


萩原研二愣了一下,然后神色不再那么严肃“啊,如果是魔女小姐们那应该没有大碍了。”


“萩原,你们在说什么?”诸伏景光道。

“你们听不见吗?”

“我们只能听见你们刚才对话的前面部分。后面就听不见了。”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对视一眼然后道“那应该就是影片没有播放到那个场景,你们就不能知道吧。那我们还是继续看吧。”


【松田阵平还是扫了眼房间,确定没有什么不能见人的东西之后,第一次按下了直播按钮。

原本的高科技屏幕突然变得更薄了一圈,透明而虚拟,除此之外,在他前上方多出了一个摄像头一样的东西。

……

一条和普通弹幕明显不同的金色弹幕置顶在了直播间最上方。

【愿望一:请暴打一顿警视总监!!!】

原本还心如止水的松田阵平:……他迷惑地重新看了一遍这个愿望:“认真的?有点过分了吧?”】


“这些看直播的人是谁?为什么说松田是活的?而且为什么认识我还有萩原,还知道松田考警校的原因?”降谷零问道。


突然系统发出声响“注意到已观影到直播内容。给出以下解答,观看直播的人为其他维度空间的人,对直播者没有伤害,其他维度的人可能存在看见平行世界的情况。”


 “那我们这个空间会有人观看直播吗?”诸伏景光问道。

“在同一维度,只有拥有直播权的人物才有资格观看同一维度其他人的直播。且直播者都经历过筛选,不会对本世界造成巨大危害。”


在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毕竟突然知道自己世界在其他人眼中只是一场电影的滋味并不好受。而且松田阵平是个警察,这个时间不一定只有他一个直播者,松田阵平能控制好直播间。但如果其他直播间为了完成愿望不择手段怎么办。为了愿望将国家机密传给别人怎么办,这些产生的影响都是难以想象的的。不过直播者经过筛选,还是可以接受的。


“原来松田警官的愿望真的是暴打警视总监啊。”毛利兰小声的说,却没逃过松田阵平的耳朵。发现松田阵平的视线看过来毛利兰道“对不起,松田警官。”

“啊,没关系,毕竟这个愿望可以说马上就要实现了。”

“啊!???”

松田阵平笑了笑,眼神瞟到降谷零说道“毕竟我有个朋友马上要称为警视总监了,这样打起来就方便多了。”


就这样啦,第一章完事啦,之前本来打算多准备几天,结果昨天问授权之后发现大家都好热情就不好意思不发文了,有什么建议欢迎讨论哦,凑不要脸的求个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感谢!!!下一章开始就可以许愿然后各种骚操作啦()

以及彩蛋是个我想的多年后松田萩原两人再谈爆炸案,就几句话,大家可以不看哒,以后争取搞点高质量回礼大家再给叭。明明在石墨看起来还挺多的怎么到lof字数这么少QAQ下一章努力叭

感谢看到现在的你,笔芯。